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陕西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名必须为中文)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34|回复: 1

[小说剧本] 人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7 16: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饭
    “酒肉亲友,米面夫妻。”既不是乡规民约,更不是人们必须遵守的法律条文,可关中西府人家把他作为处世之道。陕西人的这种热心直肠的耿爽性格,决定了他们款待亲友的豪气,若有亲友上门,不问何因何事,端茶、递烟,打酒买菜,盛情款待。就是再穷的家庭,每有亲友临门,那怕家中无隔夜之粮,也要借钱借面,给亲友做顿美味可口的臊子面,一表盛情款待之心。至于往后的日子,全家人吃糠咽菜,都觉得甘甜畅快,米面夫妻啊。因此,西府人给娃看媳妇把理家做饭放在首位,要求姑娘手脚麻利,做事干脆利索。上锅能炒几个好菜,上案能擀一手好面,会纺线,能织布,绣花缝补样样精,下到田间能劳动,就是“样样事要走在前边”的梁秋燕。其次才说脸蛋,他们不说长得美不美,而说长的乖不乖,俊不俊,只要具备了第一条,那怕女子长一张二师兄的脸,人人会觉得她长得乖,历练,是个能媳妇。如果女子大了,上锅炒不了菜,上案不会擀面,拿不动针,捻不成线,就是你美若西施,在人们眼里也是个中看不中吃的窝囊货。谁要是娶了这样的女子,在人们眼中,他就一辈子吃不到一顿好饭,过不上顺心的日子。用西府人话讲:就是吃不上人饭,走不到人前面。当然了,以上那些观念在如今看来就有点可笑,可在老一辈人心中还深深的扎着根,开着花,时不时的冒出来,训斥媳妇几句。
    二狗是老一辈人,可年轻的时候就不认这理。李铁梅漂亮,漂亮得让他心痛,好好的民兵连长,让他当成了李铁梅的卫队长,前前后后不离踪影。铁梅家的大小活路,铁梅她爹没干,他已抢着干了;铁梅换下的衣服,她娘没来得急趟手,他已洗好晾在大队院后边的铁丝上。民兵连长与妇联主任,人人都说搭配,可二狗他爹就是不同意。“你娃弄个中看不中吃的窝囊货,今辈就别想吃一顿人饭了!”当然了,那句你也别想再在人前走了那句咒语他爹实在不愿意看到,也就咽回肚子,回家骂老婆,养了一个不争气的二货。骂归骂,二狗可不当回事,看见铁梅就骨头软。铁梅要向东,他就会说:“正好我顺路。”铁梅说:“星星比月亮大。”他就拿着娃娃们的地理书指给那些不怀好意笑着的人看。“书上明明写着,你们可看清了,铁梅说的没错。”当爹的犟不过儿子,鞭炮一响,李铁梅成了二狗的媳妇,过起了日子。
    起初,老爹老娘还在,民兵连长和妇联主任欢欢喜喜的享受了几年美好的爱情生活,回家吃饭,有老娘擀面,换洗衣服,老娘操心,亲朋登门,老娘掌勺;田里有老爹收拾,连长也不用太操心,人来人往,高朋满屋,时不时还能听见李铁梅来几句,“我家的表叔数不清。”可随着儿女的到来,父母慢慢的老去,繁重的家事全落在了这对小夫妻的肩上。先是连长的农活占去了他的爱心,再也没有闲功夫围着铁梅转,晚上也不看一眼铁梅的俊脸,说几句体贴话,倒头便睡,一幅死猪像。再是李铁梅的饭菜,不是少盐,便是忘了放醋,儿女便哭着去找躺在床上的奶奶,要她起来做香外吃,不愿吃妈妈做的饭。更可气的是二狗,过去给他做啥都吃的香的不放碗,如今铁梅炒的肉他都说难吃,还时不时偷跑到外边吃,说家里就没有个人饭,气的铁梅一边洗衣一边哭,骂二狗哈了心,不体谅自己有多辛苦。辛苦就辛苦吧,日子还要慢慢地过,应酬还得时不时的搞,弄得二狗每有亲朋来临,便领到外边去吃,说家里做不出人饭。次数多了人人就知道李铁梅不会做家务,做不出个人饭,也就很少有亲朋去他家了。
    磕磕碰碰,晃晃悠悠,几十年的日子过去了,老婆身上再也看不到当年妇联主任李铁梅的一点影子;民兵连长却变成了村委会主任,人来人往,二狗却从不留人在家吃饭,碰到一些亲切的贵客朋友,便叫到外边去吃。每次吃饭前总要说一句:“本该留你们在家里吃,可我遇哈外货就做不了个人饭,害的我一辈子就没吃过个人饭,只好在外边将就一下了。”这话说得多了就传到了老婆耳朵,气的李铁梅直跺脚。“没良心的狗东西,当年追着人家屁股转,给你一堆狗屎,你都说是香的,如今老娘老了,做的饭不香了,不是人饭了!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这哈了心的老东西。”
    机会终于来了。县上号召每个乡镇要开发潜力,寻找农村经济新的生长点,镇长便动员大家集思广益。有人便向镇长说,西府臊子面的发源地在二狗村上---凤鸣村。于是镇长决定,召集各村书记、村委会主任,到凤鸣村上召开开发西府臊子面产业现场会。要求村上找几个臊子面做的好的妇女,好好为大家做一顿很传统的手工臊子面,让大家品尝,见识一下传统产业的风采。二狗便在村上挑了又挑,选了八九个村上有名的能媳妇,到学校的食堂给大家做臊子面。能被选中的媳妇们都觉得很有面子,欢笑地带着围巾,大呼小叫的去了学校食堂。李铁梅原以为,就是选不上她做饭的,二狗也会叫她去给领导们端饭,可眼看着别的妇女欢天喜地的去了,也无人招呼她,这个当年事事出头的李铁梅,沦落到这步田地,不由得一阵心酸。眼看快吃饭了,任不见二狗回来叫她,不由得,气由心上来,恶从胆边生,骂了一句:“狗东西!你等着。”便钻进厨房忙去了。
    学校的操场上,用学生课桌摆了二十多桌,镇领导们一桌摆在主席台上,作为东道主二狗陪着。大会主题是品尝开发臊子面,就随便准备了几样凉菜。开席前领导随便讲了几句,便把重点放在如何落实开发臊子面上。“今天,我们在具有千年文化传统的西府的臊子面老家----凤鸣村开现场会,希望大家慢慢的吃,好好的吃,体会一下咱们西府臊子面有什么样优势?怎么开发?怎么走向市场?冲进大城市饭桌,为全镇致富劈出一条新路!这就是我要你们思考的问题。谁要是提不出想法,就赶紧滚,别吃了一顿臊子面,回去拉泡屎,让狗一吃就了了。”在轰然大笑中便开席了。一阵吃菜声后,二狗站起来大叫道:“上臊子面!”一队戴着农家帕帕,手端红漆方盘,内盛九个小青花瓷碗臊子面的妇女从学校食堂列队而出。
    正在这队端饭妇女要走向主席台时,“二----狗----哎,吃饭—-了!”李铁梅一边拉长声音呼叫着,一边端着一个大老碗走向二狗。“去!去去,别胡闹了,这是开大会。”二狗赶紧挥手让李铁梅一边去。“开会也不能不吃饭啊!我给你把饭端来了!”“还是我老嫂子疼我哥,把饭都端到会场来了。”镇长出来打圆场。“来来来!嫂子,把你给我哥做的好吃的放在这,让大家都尝些!”镇长一边说,一边接过李铁梅的老碗放在桌上。于是大家伸长脖子围过来看是什么好饭。只见老碗内全是面捏的小人,页七顺八,有躺的,也有立的。镇长不明就里地问:“嫂子,你这做的啥饭!”“人饭!二狗说他一辈子没吃过一顿人饭,我今给他把人饭做好了,我要看着他好好吃一顿人饭!”轰的一声,全场人都笑出声来。

发表于 2017-3-28 09: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网文学社的繁荣离不开您的支持和汗水,欣赏佳作~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删帖必读    

联系值班管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邮箱:bbs@cnwest.com

GMT+8, 2017-8-23 16:1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

陕ICP备:07012147号

© 2006-2013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