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陕西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名必须为中文)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9|回复: 1

含笑花绽放老山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6 10: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日英雄老山雄姿/万自义摄         
                                         含笑花绽放老山诗
                                                               宜兵
   战争结束,硝烟远去,炮声渐行渐远。含笑花依旧在文山绽放,老山诗依旧在网上盛行。
        当年在我国文学界和诗坛上产生过深远影响的《含笑花》依旧深刻在当年参战官兵和关注军事文学读者的心中,已经成了报刊收藏家,爱好者的热捧的报刊珍藏珍品,频频在网上被网友晒出,独显现出一份特别诗报的珍贵;对军事文学研究学者来说,《含笑花》更是一份珍贵的文学报刊史料。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老山诗的提法和和战地诗歌的理论文章就是在《含笑花》上首发的,后成为在上个世纪八十年我国代诗坛上的老山诗流派。比如,王远林的《一九八七年:战地诗的躁动》就是《含笑花》诗报在1987年第11期以老山诗论坛为栏题,并加编者按语在头版重要位置套红刊发的。同时,还配了周良沛的一组战地诗歌《断章-战地随想》、《猫耳洞》、《再饮出征酒》等作品。
   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山防御作战法卡山,扣林山,者阴山战斗,在文学报刊、书籍里留下大量的诗歌、散文、小说,歌曲。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韩静霆的《凯旋在子夜》、莫言的《战友重逢》等作品,经过三十年年的沉淀,现已成为了经典的军事文学作品。
       老山主峰上,有几块石头,雕刻着《我爱你老山兰》、《两地书-母子情》、《小草》,《热血颂》,《再见吧,妈妈》,《血染的风采》等歌曲。
      1990年2月9日《人民日报》副刊大地发表著名诗人周良沛散文《生命立体的造型——读<麻栗坡烈士陵园诗抄>》,以党报文字罕见的坦率、以悼念文章罕见的诚实,动情又含蓄地叩问历史:
    “不论他们生前有多么大的抱负,身后有多少遗憾,他们都从容地义无反顾地走了。身后的光荣,他们丝毫也不可能知道;生前战事的胜败,都得承担责任;不知死的光荣,却知生的伸屈。”
      “永远沉默在这里,多数是20岁上下的年轻人啊,他们过早地去了,留下在人们心头的,是惋惜、悲恸,留在史册上的,是写满天地的惊叹号。他们,有的在敌营杀进打出,如同神兵;有的多处负伤,腿折手断也不下火线,肠子打出来了,捂住肚子还甩手榴弹;有的与敌人拚刺格斗,滚下山涧,与敌同尽,在湿热的边境,找到的遗体已腐烂得抓拿不起来,只有我们知道他的那颗头颅,那颗心……。
     “他们,并没有全葬在这里,但这是他们共同的碑;安息于此的,并不是每位都授予了英雄称号,但他们每一位都是这英雄集体中响当当的英雄。他们恋生,有的甚至有过死的恐惧,可是在需要献出生命时,在分秒之间,在一步之差时,没有犹豫,没有豪言,可能有遗憾,却不会有悔恨,知任重而心事重重,尽本分而坦荡无羁。神圣、纯净得如同一位初生的婴儿那样地去了。不同的姓氏,不同的民族,来自不同的地方,都成了麻栗坡人,是麻栗坡永久的居民。”
      这是一段历史,时间久了,只有文艺作品会重复讲述那段惊心动魄的战斗故事。
      周良沛,写老山诗,编辑出版老山战地诗歌作品。他再三地说,老山的诗旗和战旗是一样飘扬的。
     战地诗歌是从1979年2月17日开始出现在各大报刊上的,直到47集团军到老山轮战,军政治部的机关报《猛进报-前沿》副刊大力支持并以专版推出战地诗歌,并成立“前沿”诗社,我有幸成为前沿诗社的一员,一名战士诗人,有幸参与并创作了大量的战地诗歌,同时,诗报《含笑花》、《中国青年报》、《云南日报》等报刊的副刊编辑到老山前线组稿,召开战地诗会,以老山诗专版推出,周老还亲自主编了《老山诗》等诗集,把老山诗歌推进到一个繁荣鼎盛时期,在我国文学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14年四月,我重返老山参加纪念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35周年和收复老山30周年祭奠英烈活动,纪念活动结束后,重游昔日的战地,寻找战火中的青春足迹。
      从老山返回昆明,我专程拜访了周良沛老师和黄士鼎老师,他们都分别是经历过渡江战役和解放大西南战役的老文艺工作者。
28年后重逢,他们已是年过八旬的老人,但对老山文学,还是依旧的感兴趣浓厚,记忆犹新。相逢后的话题,畅谈的话题还是文学和老山的战地诗歌。
     周老在诗歌理论中强调,“我们所说的诗,一直也是从广义上的,从诗最本质的意义来讲的诗,那就不仅仅是指分行抒写的形式与技巧,而是指那抒发人类一切美好感情之艺术的艺术”。他由此评论说当年猫耳洞“老山诗”,即使有多少不足,它也是一个里程的刻度而存于诗的历史,即使老山的战火熄灭了,它也绝不会成为应景之作随之消逝。
    老山战役中,黄老,一位壮族文学家,时任文山州文联副主席,战火中主持编辑出版《含笑花》诗报,以一个参加过战争洗礼的老兵用特殊方式再次参加战斗,借柯仲平故乡的花卉新品种“文山含笑”为诗报命名,办起一份伴着南国战场硝烟的诗报《含笑花》。
从创刊出版第一期《含笑花》起,就期期送到前线,参战干部战士们争相传阅,轮战部队里的战地诗人积极投稿。在战地猫耳洞里,在医务所里都有《含笑花》诗报,刊物影响和激发了战地诗人的创作**。
  黄老是老山诗的推手之一。当然,他自己也写战地诗歌,编诗写诗和前线战地诗人交流,引导老山战地诗歌创作呈现出了充满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情愫,战地诗人自觉地将“老山精神”贯穿诗作,把壮美和阳刚之气,悲壮、肃穆、顽强、雄伟、坚韧不拔的战争体验、生命意识和时代精神表现出大气风格,使“老山诗”形成壮烈气势、英雄风姿、严肃激越、朴素自然的意境美。
     回到西安,我重读周老的《硝烟中的长春藤》中的诗作,重读黄老的《瑙尼短诗》、《瑙尼小说集》中的军事文学作品,特别是有关老山前线的作品,今天重读依旧感到有血有肉,生动形象,栩栩如生,是难得的经典作品。
     这可能就是留给后代的一笔宝贵的文学遗产。
    如今,昔日的战地诗人,有的已经成为了共和国的少将,但有的还坚持创作诗歌。像李伦、宜兵,刘翔等依旧在写诗歌。虽然,他们创作的题材已有变化,但他们的写作风格深深落上那个时代的文风。
    他们依旧保持昔日战士诗人的本色,依旧不耕不缀地在创作。



    作者介绍:宜兵(万自义),生于宁夏中卫,有五年的军旅履历,长期从事新闻工作和文学创作,作品诗歌、散文散见于《朔方》、《中国武警· 橄榄绿》、《中国青年报·文学与青年》、《组织人事报》、《云南日报》、《陕西日报》、《宁夏日报》、《猛进报》等军、地文学期刊和党报党刊,还被选入解放军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等出版的文学书籍。战地散文《路》荣获四十七集团军政治部“来自猫耳洞的报告”征文奖。从事新闻工作和文学创作30多年,发表数百万字的文学作品,作品在中国军网,光明网,西部网等网站文学栏目刊发并在互联网上产生重大影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用户名必须为中文)

x
发表于 2017-1-16 11: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力的文字,精彩的作品~精神食粮的享受,一切生活烦恼都是浮云~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删帖必读    

联系值班管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邮箱:bbs@cnwest.com

GMT+8, 2017-7-23 14:5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

陕ICP备:07012147号

© 2006-2013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