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陕西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名必须为中文)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50|回复: 3

杨改兰事件背后不为人知的细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1 12: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到杨改兰,没人认识她,全国有上百个杨改兰,说到甘肃亲手结束自己子女自己生命的那个杨改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网上网下沸沸扬扬,褒贬不一。
8月26日,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老爷湾社村民杨改兰残杀4个孩子,后自杀身亡。9月4日,杨改兰丈夫李克英尸体被发现,经公安机关侦查系服毒死亡。短短8天时间内,杨改兰一家6口离奇死亡。这一惨剧经官方调查后是政策落实很好,地方干部对工作是兢兢业业的,对贫困农民是关心的,6次上门做工作帮助他们危房改造,可他们就是不听,我只能生气的说这一家人有意为难政府。
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是什么刺激了他们走向极端化?是什么让这个原本不错的家家破人亡?好在这件事已经引起国务院领导的重视,相信不久真相会大白于天下。
大家知道一个道理,所谓的自杀是因为心里的压力过大,对社会是一种过激的反应,往往对目标期望值过高,失望才大,对人对生活失去信心,心理的不适应才以结束生命以求解脱。杨改兰不但自杀还残忍杀害自己儿女,实属世界罕见。事件不是个案,其实在农村,特别是贫困家庭,大多数贫困农民不但需要经济物质的帮扶,他们也要需要精神,文化方面的帮扶,他们需要社会对他们哪怕一点点成绩的认可和点赞。他们需要大家能看得起自己,而不是藐视和冷淡。
有句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穷人的朋友圈里没有几个有头有脸的人愿意和他们交朋友,大家都怕交上穷朋友连累自己,降低自己身份,怕地位自己同样高的朋友看不起他,这样导致很多贫困家庭子女难以和这个快节奏的社会融合,他们不是过于自卑,就是走向极端。杨改兰就是难以和村民沟通,交流,大家没有发现事故苗头,没有阻止事件的发生。

总之,不管是村民那里还是村里的低保管理者那里,杨改兰一家都没有被认为达到低保的要求。

于是,杨改兰家这样的“隐身贫困者”便很吃亏,是被忽视的老实人



在网络发言中,发现很多网友一边倒的批评地方干部过错,也有对死者的极端化猛烈抨击,这都是不理智的,社会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你我是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希望亲手结束自己亲人生命的杨改兰事件能是当地政府尽快制定更加人性化的政策,改变目前的工作被动。当地村民也应吸取教训,相互团结,相互尊重,加强了解,尽量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9-11 16: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总之,人们也都知道,由于身体的健全和言语的沉默,“隐身贫困者”往往非常吃亏,遭遇着“熟视无睹”。

所谓低保,是帮助穷人的生存权的,一旦成为“隐身贫困者”,不得翻身不说,还可能走到绝路

低保不是一种补充性质的福利,而是一项基础,帮助穷人生存下去,捍卫人类的生存权。可是,成为“隐身贫困者”的后果是,被忽视,无路可走。既然是“让人放心的”“不会捣乱”的沉默者,他们基本上很难做出任何维权的事情。而尽管,低保的相关文件或者政策中都会提到救济渠道的问题,例如提出行政复议乃至行政诉讼。可这些高大上的词汇别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甚至是从未听说乃至能够理解,那么这些救济渠道就是个摆设而已了。对于不哭不闹的老实人来说,只能默默接受,看不到希望。也许他们的未来本来可以通过保证好基本的生存权之后,再得到扶贫项目的支持而脱贫,可现实之下,未来是漆黑的死胡同。在这样的情况下,人很容易便越来越绝望。

 楼主| 发表于 2016-9-11 16:50:2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农村有低保开始,它就很容易被当作一种村庄的治理手段,帮助村干部维护自己的权威形象和村庄内部关系的平衡。于是,出现了“关系保” “人情保”等说法。而为了杜绝这些歪风邪气,才会有村民评议和公示等等要求,这样能够进行监督。但是,倘若程序变成了过场,而村民代表和村干部之间也形成了默契,那么原来的很多陋习依然存在。这对“隐身贫困者”而言是极其不利的。所以,毋庸置疑地,该坚决杜绝掉低保被作为一种治理的手段,该公示就该公示,县乡一级政府其实也应该派人参加民主评议和入户调查等过程,以监督者的姿态去保障真正有需求的那些贫困人群利益不受损。说起来,这些也都存在于各个文件和规范中,关键在于整个执行问题。县乡及更高一级的政府部门是否能够在制度上做好守卫工作,至关重要。否则,在农村税费改革之后,由于村庄钱和资源太少,而产生的“低保变人情、低保变关系”问题依然会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9-11 16: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少学者都考察过农村的低保问题。而后发现,谁有低保,谁没有低保,是很玄妙的。由于收入等标准存在模糊界限,所以,一些跟村干部关系好的人或者在村里有话语权的人便更容易得到低保。当然,吃低保的不能都是关系户,在实际贫困者中,有一些人的低保也不会被落下,因为村庄道德也是不得不重视的。那么,这些人都是谁呢?是不被赡养的困难老人,重病者或者伤残者,如果村庄里连这些人的低保都给吞掉,那么自然容易引发公愤。比如王辉和崔欣欣的《农村低保政策执行中的“合谋”行为研究》一文提及,“低保执行过程中虽然存在异化现象,但是村干部一般还是遵守底线公平的原则将最困难的群体,如残疾、大病、单身老人、失独老人等纳入低保范畴大体上都符合标准。”因此,杨改兰家虽然非常、非常贫困,但是人员健全,加上自己又沉默老实,成为被忽视的“隐身贫困者”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而杨改兰家的情况其实具备普遍性。例如,在扶贫中,人们往往更加关注贫困县和贫困村,从而对那些并不属于贫困聚居区的“贫困散户”产生忽视,这些人当然也属于“隐身贫困者”。再如,上有老、下有小,负担十分沉重而脱贫一时无望者也很多,他们要被救济,也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用户名必须为中文)

x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删帖必读    

联系值班管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邮箱:bbs@cnwest.com

GMT+8, 2017-7-23 14:5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

陕ICP备:07012147号

© 2006-2013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