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陕西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用户名必须为中文)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6|回复: 0

以自己半世纪腰椎病经历提醒同病患者不走冤枉路 不花冤枉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9 17: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一九六八年那场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刚开始,我们学校的学生就被第一批送到了农村。时年我刚刚十七岁。第二年夏收时,生产队长派青壮劳力去给国家粮库交公粮,刚刚走出校门的城里学生,也被算作青壮劳力抽调。就在那个当儿,借国家粮站的收粮磅秤,平生第一次称了一下自己,才知道十八岁时的体重是九十斤。

       当时装小麦用的是印着"中粮"字样的标准麻袋,满袋麻绳缝口每袋一百八十斤。       扛了一天粮食包后,第二天起床时,我的腰突然就完全直不起来了,疼的死去活来,不能作任何活动,甚至连裤子都穿不上。

       当时的医疗条件极差,乡村医生说是闪腰岔气,农村人经常遇到这情况,过几天就好了,不要紧。就这样,我还得硬打精神,强忍疼痛,坚持着继续和“贫下中农”一道参加劳动。       打这次要受伤后,疼痛一天天的严重起来,后来发展为蹲下休息几分钟连就站立起来都十分困难,我感到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只好向队长告假回到城里看病。

        一九六九年时,市里条件最好的医院也只能作X光透视,结果是除了明显的骨折和骨骼错位,其他都看不到。医生只能给开止疼药、烤电及服中药汤剂等治疗。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腰疼略有减轻,腿却像过电一样,酸麻疼胀,从右后胯一直串到脚跟,难受得无法形容,只能说非常不是滋味儿!

一天,我父亲的一位朋友刘叔来家做客,看到我静卧于床,他详细询问了我的病情,然后又让我翻身、仰卧,抬腿等,最后他胸有成竹的说:娃呀,你的病不是闪腰岔气那么简单,是腰4、5椎间盘脱出了!       我那时根本听不懂这些专业的术语,刘叔看出了我脸上的茫然,就给我讲解说:人的脊椎骨就像一根竹竿,是一节一节的,每一节之间有一个半透明的软骨垫,就像橡胶垫圈,中间有一个核,是脊髓核。脊椎两侧是神经根,一直通到脚。那个软骨垫被挤了出来,压到神经根,就引起腿的各种症状。

       我问刘叔:我在医院拍的片子咋没有你说的这种情况呢?刘叔问:你啃过肉骨头吗?由于那些年代极少吃肉,我就模糊的回答“前几年年过年啃过一次猪蹄。“ 刘叔说:对了,猪蹄里咬着筋筋的东西就和椎间盘一样。刚才不是给你说了,它是一种半透明的软骨组织,X光是拍不出来的。       刘叔接着说:而闪腰岔气不是这种情况,它没有大的器质性改变,只是“软组织挫伤”,就是肌肉筋膜拉伤,治疗恢复得快。

       经刘叔如此一讲,我才明白了自己右腿怎么又酸又麻又疼,蹲下起不来的原因。       刘叔接着问:娃呀,你怕不怕打针?我说:刘叔,只要你能给我治好,打啥针我也不怕!

      谁知,这句话竟然一语成真! 刘叔去了一个时辰,旋即又来到我家,从包里拿出一块发黄的布包裹着的银白色看似钢精饭盒的长方形盒子,打开后取出注射用的器具,我只看到那个从来没见过的,那么大的玻璃针管,简直就像我小时玩过的,用一节竹筒做成的射水枪!

我看到这些,自己偷偷倒吸了一口凉气,后悔自己对刘叔说过“只要你能给我治好,打啥针我也不怕!“的话。刘叔十分娴熟地一手持着镊子,进行着开瓶、配药等准备,然后拿着那支粗壮的注射器走到我床前,当他的手在我的屁股上刚刚一按,我即刻紧张起来,肌肉也随之绷得紧紧地。刘叔感觉到面前的一切,他略作停顿后问我:你看过三国演义没?我回答:看过。他又问:那叔问你,你知道这本书是谁作的?我顺口答:罗贯......哎呀!没等最后那个“中”说出口,只感到屁股和整条右腿就像抽筋似地,钻心的疼!

几十秒后,刘叔敏捷地拔出了针对我说:好了!我擦拭了眼泪,定睛细观:妈呀!那支针足有现在喝饮料的吸管那么粗!刘叔还拿出比针头略细些的针给我看,说那是针头中间的芯儿。刘叔说:娃呀,没见过吧?这是我们外科穿刺用的针。那天刘叔这一针后,使我完全恢复了正常,我高兴的无以言表!我越发对那位年约五旬开外,皮肤白皙,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身材精瘦笔挺,说话干练,行事利落的长辈怀有一种神奇的印象和感激之情。打那以后,我就时常随父亲逢年过节去刘叔家拜访。

在后来的农村劳动到参加工作后工作生活中,我就像没得过腰病一样,一切如常。一晃十年过去了,我从农村出来参加工作后,一次无意的负重,我的腰又旧病复发,我赶忙回到原籍的西北国棉七厂找刘叔。岂料,几经周折打听,终有知情人透露:你们要找的人是我们厂医院赫赫有名的外科刘大夫啊!他解放前是国军部队的高级军医,文化大革命天天被造反派打骂批斗,前几年就被整死了。我听到这一噩耗,霎时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在回家的路上,我问父亲怎么不知刘叔受迫害的情况,父亲说:你不记得那些年,我也和你刘叔一样,都是“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被清理的对象,挂牌子戴高帽、批斗,监督改造,哪能来往联系啊?!无奈,我只得拖着病身子,艰难地跑遍本省最大的几家医院就医,专家直接让我作CT检查,我问为啥不作X光透视呢?专家斩钉截铁的回答:X光拍不出来!

CT报告出来后,结论果然和刘叔十年前手摸检查的如出一辙:L-4、5椎间盘髓核脱出。为早日摆脱病痛,我告诉专家当时刘叔讲给我的两种药品名和配药比例,用穿刺针推注于环跳穴封闭,请求专家用刘叔的办法给我治疗,结果他们听了我的话后,直摇头,无一人敢用!

怀着失望的心情,我只得采取中药口服、外敷、理疗、热敷、按摩等保守疗法治疗。那些年,我用药最多的是市联合医院著名老中医苏振东大夫开的中药。内外用的中药方剂里我印象最深的有:延胡索、元胡、红花、没药、川断、蜈蚣、全虫(蝎子)、土鳖虫等等,每天早晚都要喝一大碗,大夫说是“中药灌满肠"。直到现在我闻见那种味都恶心!

七十年代一次偶然的机缘,我遇到了在中铁局某机关医院工作的院长王民权,我们一见如故,十分投缘。他得知了我的病情,就约我到他们医院,十分认真地给我做了穴位手法治疗。就是这次治疗,使我意外的感到立竿见影,下床行走无有异样。从那时起,我开始摆脱了天天吃中药的麻烦的烦恼。

当时在我前面有一位山西赶来的病人,身躯高大,体重足超过二百斤壮汉,被六个人用担架从一辆中型面包车上抬来直接放于床上,经王院长施以手法复位后,叫他起来行走,他却满脸的惆怅,为难的不敢下床,后在王院长的果断要求下,家属搀扶他刚刚试走了两步,陪人就被他甩到一边,自己大步流星的在房子里一圈圈的走了起来。当时在场的人,连他自己和家属们都感到十分惊讶!九十年代初,我家属整天头疼、恶心呕吐、沿胸部一圈巨烈疼痛,白天夜晚终不能寐。折腾的我经常半夜带她去看急诊。后经多家大医院CT、磁共振确诊为:颈椎椎间盘脱出、第四胸椎错位,大医院专家给出的保守治疗均不能奏效。

偶然一闪念,我又想起应该带她去找王院长看看。说来也巧,就在准备出门时,我一位在西安纺织学院工作的寇姓同学打电话说自己得了椎间盘突出,已经在省WJ 医院住院一月,我就顺便说:刚好我要去王院长那里看病,你也一起去看一下。谁知人家根本不屑一顾,反问道:几家大医院都治不好,他那个小医院能治好么?我不信!我劝他:是叫你去看看,不给你治病。我们一同来到王院长工作的医院,我家属经王院长系列手法复位时,在场的人都听到了“啪!”的声响,病人当时感觉头顶压的沙袋被拿掉,顿时轻松了!

王院长让病人休息了一会,接下来的胸椎错位经治疗后疼痛恶心症状也顿时消失。在我们后边,还有好几位腰椎病病人经治疗也当即复位。当时在场的病人及家属无不啧啧称奇!

这时,我的那位同学主动对我说,你给王院长说说,给我也治一下。我说:你不信,就别治了,我也不说。他不住的缠我,后来简直到了乞求的地步,我只好请王院长也给他施以手法,这个人耐受力较差,疼的直喊叫。第二天下午,那位寇同学给我打电话高兴地说:我的腰一点也不疼了,已经出院回家了。

记得九十年代初还有一次,我带朋友去王民权院长那里看病,一位蓝田县山区的农村老人仅带五十元来求医,王院长给他治疗后,没收分文,叫他用钱先住宿吃饭。九十年代后期,从西安机务段退休的堂兄王若林在和我聊天时,说到他在纺织厂工作的小姨子也患有腰椎间盘脱出症,十分痛苦。他们夫妇还得时不时去帮忙照顾,没啥好的治疗办法。我就介绍了王民权大夫给他。他们很快就去找王大夫作了治疗,严重卧床的腰椎病病人很快得到了康复,工作生活又恢复了正常。自此,他们和王院长之间也成了朋友,直至现在仍交往甚好。

根据相关资料记载及腰椎病人切身发生的病史,该病虽经治疗后已无明显症状,但若不慎,随时有复发的可能。如:一个喷嚏,一声咳嗽,一次大便秘结,一次弯腰翻身提重物,一次迈步下台阶等等,都是再次复发的诱因。二零一零年,我的腰病亦再次复发,经TD医院磁共振检查,骨科专家给出不能治的结论。在我再三追问下,人家才告诉我不治的原因是所有的腰病都集中在我的身上:腰4-5椎间盘髓核,腰3-4,骶1椎间盘脱出;多部位形成钙化;多部位增生;椎管狭窄等。

我带着这次磁共振的片子给王民权大夫看,得出与那家医院专家一样的诊断。王大夫这次针对我的腰病,作了专门的手法推拿,穴位调整治疗,并又开了药方。经这次治疗后,我除腰背部感到有些僵硬,但却去除了直不起腰,迈不开腿及难以忍受的疼痛。只要在不特别劳累的情况下,基本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中的家务劳动、日常散步,骑行、登山以外的旅游基本不受影响。半年前,我老伴因不慎坐空倒地,腰疼不止,采用北京著名中医陈文伯骨伤药酒、活络油,新加坡狮龙油、马来西亚追风油等外涂,服用“跌打丸” 、“腰疼片”、“天麻胶囊”等药物疗效均不明显。近来又引起腿疼、腿麻。经某中医大学附属医院CT、X光检查腰3-4,腰4-5椎间盘膨出。主治医师开的“大风丸”、“肿痛安胶囊”。并医嘱:这个病目前只能先吃药缓解疼痛,要从根本解决问题,必须做手术!

今天一大早,我只好带老伴辗转公交车、地铁、找到了几十年的故交,退休了的王民权院长。我们虽为老友,电话联系不断,但已是六年未曾某面,正要叙旧,却被不断上门求医的病人所打断。

王院长只好匆忙看了一下我们的CT片,确定了我老伴的病患部位,即刻采取点穴推拿复位手法的治疗,前后仅仅十余分钟,我老伴自己就感到恢复了正常。因为等候的病人很多,我们不好在此久留,只好就此道谢告别。

从王院长那里出来,我们还兴致勃勃的又去了参观了西安半坡遗址博物馆后,才又转换公交地铁返回。截至我发这篇稿件时,再三询问老伴病情怎样?她坚定地回答说:腰腿的确不疼了,只是王院长按压处的皮肉还疼。

王民权大夫多年前已经退休,家里也早无任何负担,除了休闲锻炼,还有了较为充足的时间继续潜心研究自己干了一生的脊柱病专业,并应邀前往东南亚诸国作学术交流或讲学活动。他所编撰的许多脊柱病学术论文曾在《走向世界医学》、《中医传统推拿》等医学学术刊物发表,他的名字也被《中华医学名人录》、《中华名人大典》等权威书刊收录在册。人在退休后,谁都喜欢和追求过上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每天过着轻松愉快,颐养天年的好时光。

然而,由于四十年来经他治愈的太多病人口口相传,不断有脊柱病患者痛苦的找上门求医,王民权大夫不忍看到这些病人们备受痛病的困扰,只要上门,他都会热情接待,在所不辞地为病人解除病痛,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至今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价格标准,象征性收取寥寥几十元钱用以支付房租管理费及各项杂费。王民权大夫从不以病患身份地位而生分别心,病人中无论是官宦还是富豪,是社会名流还是草根黎民,在治疗上皆是一样对待。

二零一五年,在邮政银行工作的我外甥女突然腰疼难忍,行走坐卧不宁。在某大附属医院住院多日症状不见缓解,我叫她去王大夫那里治疗了两次,至今未见复发。而且陪同外甥女同去的我妹妹,也一并治好了久治不愈的肩周炎。多年来,仅我身边罹患椎体病的患者经我介绍去王大夫那里治愈的就不计其数。

王民权大夫由于年龄和精力体力的原因,他还想让更多的椎体病患者少花冤枉钱并早日得到有效治疗,达到康复目的,从而提高和改善工作生活质量,恪守自己一生乐善好施,治病救人的行医原则,他把这一心愿寄托在自己的下一代身上,多年前就开始着力培养自己的儿子王军阳。王大夫不但言传身教爱子刻苦钻研治疗椎体病不吃药、不打针,传统的中医推拿穴位的绿色疗法,还教诲儿子从一开始就树立起良好的医德风尚,教他学医先学做人,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只有本着这样的理念,上苍才能赋予你更好的济世救人灵感,才能更好的为大众拔患祛病,为社会造福。我自己得了半个多世纪的椎体病,曾饱受此病折磨,也为治疗此病行走了省内外大大小小的医院,拜访过无数知名专家,其中的弯路和痛楚自不必提。最有幸的还是结缘了以善为本,医术高超,为我除掉腰病痛苦困扰的王民权大夫,这也是我们之间因病相连几十年的不解之缘啊!

今天寫发这篇纪实的出发点根本无意给王大夫招揽病源,王大夫也根本无需任何广告和拉托,仅仅被他治愈的病人口碑相传就使他忙得连轴转,甚至不分节假日和昼夜,谁的身体和精力也会吃不消,更何况王大夫也已是年近七旬的老人!我由衷的出发点还是因自己深有此病感受,出于对椎体病患者同病相怜之心,希望有缘者别走弯路,不要继续耗时耗财,像我一样早日摆脱痛苦,恢复正常的幸福人生。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删帖必读    

联系值班管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邮箱:bbs@cnwest.com

GMT+8, 2017-7-25 06:4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

陕ICP备:07012147号

© 2006-2013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